冷流知暖

脆弱意志,强迫坚持
海山羊 海树鸽 水椰子

【瑞卡】同类

ooc、ooc、ooc,说三遍
如果你感觉这像雷卡瑞金,绝对是我的锅🙏
文笔拙劣,辣眼慎入。
看到我头像左下角↙的私信了吗!我需要你的建议!
要是没有短哥这篇就永远烂在地里了我要吹爆他

01

  今日的狩猎随着最后一缕阳光的消失宣告结束。  卡米尔坐在树干上,面前是烧得噼里啪啦作响的篝火和上面有些焦黄泛着油光的烤肉,山洞充溢着浓郁的肉香和混着湿气的泥土味,洞壁的黑影随火光摇曳。
  少年低头扶了扶帽檐,面前呈现出鬼狐天冲交给海盗团的信息。
 
  格瑞,初赛排名第二,弱点是金,和金是幼年成长的伙伴,以现有的资料看会不顾一切保护金。

   看到这卡米尔顿了顿,目光飘到旁边摸着下巴沉思的青年,又在青年察觉到他的注视前收回眼神。
   是守护者吗,有趣……
    “肉已经熟了!开吃开吃!”面前的佩利嗖地一声兴奋跳起,看样子随时准备大快朵颐。
   卡米尔轻点屏幕关闭了终端,起身,刚刚浏览的信息浮在他心头,又渐渐沉了下去。

  02

   他曾在大厅看到过格瑞与嘉德罗斯交手。那是个晴天,面对嘉德罗斯的挑衅,格瑞面无表情,甚至在打得难解难分时,也只是微微咬紧牙关,明明肌肉的青筋已经暴露了主人的力道,嘴以上的面容却跟固定面具一般几乎没有变化,要不是他亲眼见过格瑞眨眼,大概会怀疑他确实戴了面精致的人脸面具,不漏出眼眸那种。
  等裁判球开始处理残局,旁边的帕洛斯双臂交叉,打趣道:“那个白头发的还真有点像你,连个表情都没有,别提有多冷漠了~” 
他没有理会这个玩笑,径直走到雷狮身旁。 

用层层叠叠的服饰掩盖情绪,跟鲜有表情不同。
   海盗团一般在傍晚结束行程,卡米尔有时会抬头,望变化多端的颜色交织起一片天幕,糖果纸一样的云朵上跳跃着金光,赤霞的红倾斜而下,与穿插的蓝合成微微发红的紫色,让他联想到格瑞的眼睛。等辉光燃尽云片,天空也褪去了红袍,只剩下一团团灰和一片沉寂下来的蓝。

03

   两周前,格瑞为被野兽困住的金幻小队解围
  五天前,格瑞接住了正在练习元力技能不慎坠落的金
  昨日,格瑞前去援救被嘉德罗斯找上门的金,交战激烈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 他看着格瑞为救金出场的次数逐渐增多,越来越多人知道了这条情报——格瑞对威胁金的任何事物都不会放过。
  为什么不直接待在金身旁?他想。
    初赛结束后他们果然组队了,还拉上两位不是很危险的角色成立四人小队,人数跟海盗团一样多。

04

      “大哥,下一个目标最好是金小队。”坐在雷狮旁的少年突然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暗淡的星光下,雷狮只能看到他的发丝随晚风微微晃动,神情与夜色模糊。
    “以我的观察,这支队伍虽然目前总体实力最弱,但会迅速发展,若不趁早打压怕会成为后患,或者,被其他组合先收入囊中。”

05

卡米尔早有意识,像他这类人总有一天会为了守护之人牺牲,因为义务或感情。至于身份是骑士还是战友,兄弟还是手足就无所谓了。
  自那次大厅观战后,他们没有任何碰面的可能,更别提说上几句话,直到海盗团不出意料跟金的小队正面相遇。
   初遇的尴尬被狂犬的一个撼地打破,卡米尔回头看了眼雷狮,后者就抡起雷神之锤向跟他年龄相仿的银发青年砸去。
  银发青年眼神一暗,把还在傻愣的金往旁边一拽,抽出手扛住烈斩硬生生接下了雷狮一击,身后激起一片砂石碎土扑了金一脸。雷狮借反冲力往后一弹,在空中持锤反手划出一道雷击直击下方。霎时尘土飞扬遮掩了视线,地面蒸腾起一股焦灼的气味。
  按计划帕洛斯佩利两人应该在跟紫堂幻与凯莉纠缠,此时四人却都不见了踪影,卡米尔警觉地冲到雷狮身旁,看着尘土。他们自然知道初赛第二难对付,但旁边有个需要保护的新人为胜利提供了更大可能。
  几束金光撕裂混沌直奔两人,卡米尔心里暗喊不好,发动能力位移向下俯冲,接近地面时略微抬起,稳稳站住。这显然不在意料之中,他忽视了这个新人的能力。
  尘埃初散后格瑞的身影显现出来,他双手持刀,似乎已有负伤。紧接着卡米尔看到灰土中闪烁的点点绿光,瞳孔猛缩,迅速带雷狮再向外飞起。
  数以千计的烈斩夹杂金色箭头瞬发,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声响。
    雷狮立即反向释放几道雷电,还是有未被击中的刀箭冲上来,其中一发切到卡米尔的右肩,剩下的攻击只是划破两人表面。几秒后卡米尔吃痛地发了声闷哼,雷狮扫见卡米尔绿色外衣上显眼的红,眼中升腾起一阵阴霾,攥着的雷神之锤激出更多电光。
下方,格瑞持刀横在金前,蓄势待发。
卡米尔见状小声说:“大哥,我先去解决金、”
   铅灰色的积云填满天空,空气也似乎被染上沉重的颜色。
  四人混战已持续了一段时间,金的能力发展出乎卡米尔的料想,他以消耗过半数元力的代价将金束缚在石壁上,确认安全后摁紧右肩伤口向雷狮方向移动。金色的箭头在战场暗淡消失,而格瑞和雷狮的战斗还在继续。
  只见雷狮持锤横向一扫,格瑞迅速下蹲踢中对方脚腕,银发随动作来不及下落,扫过他已有几道血痕的脸庞。雷狮一咬牙,突然嘴角扯出一个笑容。他的身体开始浮起——卡米尔回来了。
   实力最弱的队伍也能让他们陷入这等窘境,凹凸大赛参赛者不可小觑。
  格瑞心中一惊,扭头发现那抹熟悉的金色暗淡地吊在石壁上,腰间突来的重击让他不堪倒地,紧接着又是几乎要碾碎他右肩的一锤。卡米尔可以看见他使劲想咬紧不停抖动的牙,丝丝血从齿缝中流出,像第一次相遇那样奋力。
    “加倍奉还。”一锤下落。
      他听到他大哥说这句话时不慎溢出不稳的气音。
      地上的银发青年猛地呕出一滩血,面部扭曲,颤抖的手臂想发力支起身躯,却换来更凌厉的一锤。格瑞摊在下陷龟裂的地面上,指尖微微抬向石壁方向,却怎么也对不准。微弱的气流回溯声被无限放大,他眼神幻灭,像是被重重雾团遮掩,看不清眼前事物,可他看见了,看见了隔着尘埃后金色的人正冲着他笑,那人背后是耀眼而炽热,叫嚣着的流火。白光越来越亮,只能依稀根据亮黄色的边缘来判断走向,直到吞没那个人,那个世界。卡米尔敛下眼眸凝视格瑞,可惜,但这是最好的结局。
   雷狮缓缓把雷神之锤举过头顶。黑云凝聚,电闪雷鸣。
     “结束了。”  
  语毕,耳边响起的是肌肉被利器击穿的声音,黑色箭头带出一股浓郁的铁锈味,泛出的点点红光映入雷狮的眼。
        万箭穿心
       绿色的飞鸟向后扑去,划出一道好看的红弧。
      在格瑞手指所指方向,少年的白发被黑色箭头卷起的风尘吹得散乱飞扬,他神情张狂不羁,红瞳咄咄逼人。
  尘埃落定,几片羽毛在肉体与地面撞击的声音中轻飘飘划过,倒映在方才野蛮伸展的黑色金属上。
  空气如厚重粘稠的鸡蛋清,没有一丝律动。
  黑发青年向坠鸟伸出手,又缩了回去。回神拚命向前冲击。

  06

     等辉光燃尽云片,天空也褪去了红袍,剩下一团团灰,有一位银发青年微微抬头,眺望这片沉寂下来的蓝。

评论(10)

热度(51)

  1. 乍暖还寒冷流知暖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存档!